正直组长

如果可以 请和我交个朋友吧 ✈︎


P1.

- 关于下文提到的(瞎写的)不等式


P2.

- 关于文章各语句来源出处

请配合图片食用


http://balabalaja.lofter.com/post/1d2b30bc_10ac2087

-—-—-—-—-—-—-

一起磕今晚的糖吧。

一场网聊。


- 365天前的你在做些什么呢?
- 照着曲序从头到尾听了一遍。

- 还记得当时在想些什么么?
- 记不清那是完结还是重生。

- 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
- 很感动却也很想倒头就睡。

- 感谢你们对这张专辑地聆听。
- 它有没有好好陪你们这一年?

- 想和你分享转瞬即逝的吉光片羽。
- 珍惜有音乐有你们有你的每一天。

「我们来玩个我问你答的游戏吧」

「输的那方告诉赢方一个秘密哦」

- 不知你是否有共鸣?
- 始终如一地爱着你。

- 期待西安。
- 明天见吧。


138个字

-3+-7=4

算不清的不等式
算不够的一辈子


-—-—-—-

晚安。



-

一通瞎jb乱编

为了挽回一段珍贵的革命友谊。

@ohmyhoneyberry 

-

醉把佳人成双对 01-02


啤酒屋老板x酒鬼先生


魔幻不现实主义


01

酒鬼先生喜欢这家啤酒屋的其中一个原因是:
这家店的老板哦总是算不清账目数字,应该是说,这个老板根本就不会算数。
所以只要他稍微把自己在日常工作上的本领发挥出来一点点,就可以少付很多钱。
一来二去,某天良心发现的酒鬼先生摸着自己没有的东西沉思了许久,也不能老是骗这么一个笨蛋啊,更何况,还是一个长得还蛮可爱的啤酒屋老板。

嘘。

酒鬼先生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早就在心底悄咪咪地喜欢他啦。

/
忏悔的话还没来得及从良心里发芽,酒鬼先生还是很不争气地又一次准时出现在啤酒屋门口。

熟门熟路地走到吧台前,坐到位置上,还没打招呼,一打冰啤就已上桌。

酒鬼先生略微讶异地迟疑了一秒,然后抿嘴一笑,端起啤酒,正好能透过玻璃杯边缘看到围着黑围裙的老板。

鬓角还是一贯的服帖,似乎是太久没修整的碎发耷在额前,眼角的痣随着抬头眨眼的频率上下浮动,本来就微翘的嘴角似乎抬得更高了,啊干嘞,被发现了。

啤酒屋老板咧起的嘴角伴随着一声轻笑,酒鬼先生发觉自己又一次没种地看到入神,只能强装淡定,想把身子整个扭向酒馆舞台的方向。
但是也不知道是哪个靠北的特意调高了他的专用座椅,害得他脚又够不到地,只好别扭地硬生生转过脑袋,并且还要思考着端着冰啤的手到底该不该放下。

今日的舞台演出是一个地下乐团,主唱抱着吉他,缓缓地唱着原创的轻摇,趁着节奏的间隙,还要抓紧时间扭头,看着右手边伴奏的吉他手。
不出意外地在下一个小节没跟上节奏,左手边的贝斯手轻轻踢了他一脚,反应过来的人赶忙坐直身子继续用透着青涩的奶音哼唱着,眼神一飘一飘地又回到右后方。收到召唤似的吉他手抬头发现后,又迅速地低头,装作不在意的脸上早就爬上了红光。

赶拎阳的人渣。

贝斯手特地朝舞台另一侧说了什么,但是以酒鬼先生国骂五级学者的角度来看,从口型推测就是这几个字。

其实主要是因为他现在也还蛮想说的。

赶拎阳的扭着头真的很累诶。
酒鬼先生找了个借口,为了保护自己本身就不太好的颈椎,慢慢把头转回跟身子连接的关节上,借着喝酒的空挡,还是偷偷瞄了一眼吧台内的啤酒屋老板。

还好那位行动的肾上激素已经背过酒鬼先生,正在认真地清点酒柜。

今天换的那件黑衬衫可真好看。
深褐色的头发摸起来肯定是软乎乎的。
挽起袖子裸露在外面的手臂白的不像话。

来回数了三遍似乎又是计算出了问题抬起右手抓了抓头顶的杂毛。
皱着的眉头一定好看到不行啊。
猫嘴也一定也因为纠结撇着吧。
耳垂一定是因为着急才这么红。

啤酒屋老板转过身看到的就是用左手撑着略带胡渣的下巴,双眼盯着前方失神,嘴角轻翘,脸色微红的酒鬼先生。

手握拳抬起,放在嘴角轻轻咳嗽了一声。

被理智唤回的痴汉先生,不是,酒鬼先生,左手撤离的一瞬间脑袋没跟上节奏,朝着吧台台面上来了个接触,双脚紧张地蹬了几下把自己身子调直,右手紧张地划拉着,碰到冰啤的杯子,端起就是一顿灌。

靠北的一定是今天那个乐团唱的歌害他变成这样!
什么晚风吹尽荷花叶啦什么抱紧我吻我啦,赶拎阳的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不要把气氛搞得这么腻好不好!

就不能像林北一样成熟点么!

成熟的酒鬼先生愤愤地灌下最后一口,抬头正好对着老板黑得透亮的双眸,对于对方从猫嘴里问出的再来一杯的邀请,竟然毫无拒绝之力。

好嘛,来就来咯。
酒鬼先生趴在手臂上嘿嘿一笑,才突然想起自己钱包好像没带。

- 林北也会弹吉他诶~可以抵酒么?
酒鬼先生红着双颊,本来神采奕奕的大眼也早已因为酒精的催促变得迷离,扯着一副戏谑的神情,指了指台上又指了指自己。


- 呃…我们店里好像不缺会吉他…的猫咪哦?

正好是乐队的最后一首歌,快节奏的鼓点响起的时候,酒鬼先生自然也就没能听完后面半句话。



/
什么?你说剧情很狗血?
拜托嘞,这剧情狗都不乐意献血好么。




02

尖嘴学弟总是用一副不成才的语气在电话那头数落酒鬼先生。

酒鬼先生却躺在沙发上,心想啤酒屋老板穿的那件黑衬衫可真他妈好看。
虽然头有点晕,天花板有点晃,但好像迷迷糊糊还能看到衣服上的字母。

S-T-A-Y…

啊后面怎么就记不起来了呢?

酒鬼先生懊悔地拍了一下脑袋,就不应该接过他给的那杯说是醒酒的蜂蜜水啊!
酒倒是没喝醉。
光是递过来那杯蜂蜜水的人,让他看醉了。

- 靠北的。

尖嘴学弟在电话那一头倒是白浪费了几分钟的口水。

酒鬼先生嗯嗯啊啊地继续用熟练的装傻搪塞过去,混沌的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啤酒屋老板身上那件特好看的衣服。

- stay什么来着?

- stayreal??
- 你在那边碎碎念什么啊?

电话里自动传出了答案让酒鬼先生惊到从沙发上起身坐直。

/
按着尖嘴学弟提供的信息,酒鬼先生翘了半天班,顺着地址找到了这家店。

什么?你说翘班不好?
拜托,林北已经受够每天待在那边听那些人叽里呱啦讲一堆纠结厨房和地下室的分配问题了好么!

况且他只要搬出尖嘴学弟,那个老好人上司百分百会准假。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好死不相往来?
不对不对。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不对不对。

算了都无所谓啦,男人嘛大度点咯。
浓妆女孩眼倒是尖得很,老远就看到了正打算拉开玻璃门的酒鬼先生。

好久不见啊。

够狗血的见面,够俗辣的开场白。
不能怂啊。

酒鬼先生憋了很久,绞尽只有各种方程式的脑汁,只能大方地回了一句相同的话,带着一股炸酱面味的憨笑。
早知道就多放点蒜。

是有够怂的诶。

他已经能猜测到尖嘴学弟知道这件事的反应了。

浓妆女孩撒娇地提出要男友也一起进店逛逛的要求,酒鬼先生听闻,已经放在门把上的手又不好意思收回,只好笑笑一起进门。

/
酒鬼先生随意地翻着货架上的T,浓妆女孩儿搭着男友的手腕,有意无意地就晃荡在酒鬼先生的面前。

店面一共也就这么大,况且这种时间正好也只有他们两拨人在,女孩儿撒娇的甜腻语气直逼店面的每一个角落。

酒鬼先生正在考虑怎么做才能挽回自己那一点小自尊,趁着女孩儿进试衣间换衣服的空当,秉承着不能在前任的现任面前丢面子的倔强刚性,酒鬼先生随手拿起一件黑T,很大方地示意服务员拿件新的结账。

啪嗒。
玻璃门因为来人的推入发出了声响。

一转头,就看见啤酒屋老板手里揣着一杯咖啡,左手还拎着一袋,浑身上下散发着耀眼光芒地站在门口。

酒鬼先生不争气地站在原地咽了咽口水,对方倒是面色毫无波澜地朝他微笑点头以示友好。

浓妆女孩适时出现,凑上前问了一句,不用试试看么?

- 这衣服还是有点贵的呢。

- 买回去万一不能穿就不好了是吧。

- 要不你穿上我帮你看看呗,朋友一场嘛。

- 哈你看我男朋友穿L码刚合身诶。

酒鬼先生略微无措地站在收银台前,看着浓妆女孩拉过男生的手腕,略微尴尬地找着自己的钱包,直到肩上搭上一只白嫩的手,加上一丝刻意拉进的距离,以及头顶传来的熟悉但是不多听见的声音。

- 不用看了,帮他拿M号的吧,我亲自量过了。

浓妆女孩楞楞地看了会儿,挽着男生胳膊的手滑下,皱着眉地闹着小脾气,眼神里多了一丝不明所以的愤恨。

/
酒鬼先生自然地接过身边人递过来的咖啡,连一句感谢的话也憋了半天才支吾地哼哧了几下,然后继续喝一口咖啡,转头偷看一眼侧颜,升起的燥热害得转回去又喝一口咖啡,再抬头看一眼,糟糕,又被抓住了。

低头狂喝一口咖啡…操操操烫死林北了。

酒鬼先生皱着眉,咬着发麻的舌头,就差在街头来一段手舞足蹈的freestyle。撇眼看到身旁的人却还在笑,第一次看到他弯着眼角,咧着嘴地笑着,原来肉乎乎的脸上也能挤出酒窝吼。

酒鬼先生发誓还是酒比较好喝一点。


-—一个认真的TBC

# 都说了魔幻不现实主义

# 被大草原的糖炸醒

# 看羚羊草枝摆 我爱上大草原


晚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怕被陈家粉追着打哈哈哈哈哈哈

一天到晚不干正事的我哈哈哈哈哈哈

/


金曲奖的所有视频能再撸五百遍




太甜太甜太甜了啦XD




已被炸成烟花




/


# P2第一句话太快了一闪而过

  (拜谢啦下次注意~)


P2:「请问婚礼时间会跟新巡冲突么」



# 纯属瞎闹配字幕


# 勿当真哦~


# 虽然我自己都很想自我麻痹这是真话XD




# 请结婚谢谢!


/

各位朋友们

下面将由我和平平来为大家

完整分析一下昨日的  婚礼现场 颁奖典礼流程


/

P3将为您展现

什么叫跋山涉水漂流过海移位大法来见你


/

和平平的每日飚戏(1/1)



/

别哭啦

我的冰淇淋分你一口好不好?

/

感谢陪我一起长大一起变老的你和你们

吉他的诱惑 01-03

副标题:迷幻童话 之 谁掉的水晶吉他(并不)

傻甜白 | 玛丽苏 | 无脑设定
毫无逻辑○故事接龙○文风不定
慎入!慎入!慎入!


高冷腹黑cxh X 稳定踏实wsy

不定时有惊喜放送!

此文处处埋雷
请谨慎选择!


如果你心理够强大的话

那么



开始吧


01

温尚翊背着自己的吉他,手里攥着昨天熬夜修改的曲谱,站在吉他社门口,深吸一口气,坚定地推门而入。
跟平常一样,热闹的吉他社,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改变。

女生们围在一起讨论着八卦美妆,男生们各自凑在几堆相互攀比着自以为是的吉他技术,偶尔还吹个口哨,惹得身旁女生的一阵娇嗔。

习惯性地往窗边的靠椅望了一眼,那个人,果然还没到啊。

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机会…

温尚翊暗暗叹气,独自找到角落的固定位置,摆好谱架,抱起吉他认真地调音。然后对着谱,轻轻地边哼边练着拍子。

「哟,我们的温同学又来啦?」
「……」

起哄的男生从桌子上跳下,笑眯眯地朝温尚翊走过去。身边本来围成一堆的男生女生们,也都相互小声打趣地看着他。
在这个看关系铁不铁,背景硬不硬的学校里,像温尚翊这种普通家庭靠成绩破格提拔被转过来的学生,自然就成为被无视被瞧不起的那群人。

来人走到温尚翊背后,手搭在他肩上,眯着眼翻了翻谱架上的手写稿,「哟呵!没想到我们温学霸写曲也很厉害呢~」
上扬的语调刺入温尚翊的耳里,羞得伸手把谱子从他手里抢回来,没怎么打理过的碎发遮住的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不出所料惹来了男生的不屑,「怎么的?还不让人看啦?来,既然温同学不主动分享,那就不要怪我们…」

「喂!」
木质的门被人重重地踢了两脚,伴随着熟悉的声音。
站在门口的陈信宏背着画板,插着口袋,朝闹哄哄的角落喊了一声,「干什么?不练吉他就滚。」似乎是因为被拉去教导处不爽的原因,口气里带着一丝不耐烦。

温尚翊抬眼,看到刚还摆好架势准备收拾自己的男生,放下手笑呵呵地跑到自己原先的位置上,拿起吉他胡乱地划着。刚刚捂着嘴偷笑看热闹的女生们,也都暗暗用手理好自己的头发,对着小镜子照了又照,重新补好口红,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到陈信宏面前。

紧紧揣着自己怀里的手写稿,低头不自觉地扯了一个笑,刚才站在门口的陈信宏,太帅了吧。
虽然,明明知道他根本不是因为帮自己。
就算,他可能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可还是,止不住振动的小心脏,配着怀里的曲谱,一节一节的跳动着。

重新架好谱子,视线从谱架上方越过去,恰好能看到陈信宏。跟往常一样,放下画板,瘫在专属靠椅上,从桌上的乐谱堆里翻出昨天看的漫画。
暖黄色的阳光从他身后的窗口泄入,洒在他身上,栗色的脑袋绕着一圈淡淡的光,连同那个微翘的嘴角,一点一点印在温尚翊眼里。

他似乎是想到什么,突然抬头,温尚翊一惊,赶忙回避自己的眼神,用吉他和旋掩饰自己爆炸的紧张。

都是为了同一个人啊,不管是心脏还是吉他。


02

「社长!那个过几天的汇报演出…」
女生带着嗲嗲的声音,把凳子搬到陈信宏边上,把手里的策划件翻开,递到他面前。

「呃,先放这吧。」
陈信宏头也没抬地继续翻着漫画书,完全无视了身旁正在悄咪咪往他身边挤的女生。

温尚翊正好练完一遍自己的曲子,听到「汇报演出」四个字,紧张地立起了后背。

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要是能在台上弹奏一次,就算表达不了心意,至少,让那个人听见就好。

握紧了拳头,温尚翊咬了咬下唇,咻地一下站起,把谱子卷起攥在手里,深吸一口气,带着视死如归的眼神,一步步走到靠窗的位置。

「社…社长…」
陈信宏听到异样的骚动,把漫画书从脸上移开,看到的就是一个站在自己面前低着有些乱的脑袋,紧张地把手里的纸攥成麻花的温尚翊,身后背着的木吉他把他衬得更加娇小。
「我…我写了一首曲子,想…做汇报演出…」

「什么?呃…不好意思啊同学…你是…」
「诶?我我我叫温温温…」
干嘞,温尚翊,结巴什么啊!

「哈哈哈哦温同学哦~」
陈信宏放下漫画书,从椅子上站起,隔着桌子凑到他面前。
突然被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面前的光,温尚翊下意识抬头,只能看着越来越靠近自己的陈信宏,微微张着嘴巴愣在原地,无法动弹。

「阿信?」
身后清亮的女声响起,所有人都把焦点从窗前转到门口,只有还杵在原地的温尚翊,傻愣愣地盯着立马和自己拉开距离,看到来人无奈撇嘴扶额的陈信宏,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快点啦~你不会忘记今天要陪我了吧?」
高跟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才彻底把温尚翊拉回现实,眼睁睁地看着女人勾着陈信宏的胳膊,边撒娇边把人直接拖出吉他社大门。

「诶那个温同学哦?你脸上刚沾了一张白纸诶~」
临出门前,陈信宏还好心地回头对着温尚翊喊了一句。
于是所有人又把目光聚集在了他身上。
「诶???」


03

没好气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温尚翊虽然有预知到会是这个结果,但是在全社人狂笑的情况下疯狂逃离,还是很尴尬啊。

果然,让他认识自己,很难吧。

「万能的天神啊!」温尚翊举起右手拳头,学着电影里男主哄小女孩的招式,对着灰蒙蒙的天喊了一声。

「轰隆-—轰隆-—」

「靠北?不是吧?」
不知为何,瞬间下起的大雨让温尚翊赶紧跑到前面拐角处的雨棚下。把身后的吉他放下,拍了拍身上的水,丧气地望着天,连老天爷都不想帮他了么。

「嘿,同学。需要帮忙吗?」
阴冷地声音从右侧缓缓飘进温尚翊的耳朵。
「???哇靠大姐你这样出门你家里人知道么?」
一回头,只看见一个带着斗篷的长发大姐面对着自己,有那么一丝地惊吓。

「你才大姐你全家都大姐!」
那位斗篷大姐…呸不对,「那敢问您…」
「我是可以帮人类实现愿望的魔法天使哦~」来人(使)摘下斗篷的帽子,露出弯成月牙儿的眯眯眼,嘴角扯着一丝略微尴尬的笑容,看着温尚翊不可思议的表情,「你叫温尚翊现在身上没带伞距离家里还有一段距离虽然自己淋雨没关系但你还是不想让自己的吉他淋雨对吧?」

「……」
看着依旧懵逼状态的温尚翊,魔法天使挥了挥手里的白色外壳散发七彩光的棒子,天瞬间晴朗了起来。

「好了这下可以带我回家商讨一下怎么让你去汇报演出的事宜了吧?」
「好好好好好的魔法仙女…」
温·紧张就结巴·翊上线。

💢
「仙女个奶奶个腿儿!林北是男的!是男的!」

-

温尚翊把准备好的水,端到正在往自己嘴里塞最后一个饺子的魔法天使面前,哦对了,魔法天使说他叫蔡升晏。

「呃…那个蔡天使…」
「叫玛莎就好。」
「呃玛莎天使…我…」

蔡升晏右手摆出一个制止的手势,左手拿起水杯咕咚咕咚地下肚。

「我知道,你不就是喜欢那个叫陈信宏的么?」



-—TBC


#本文将与@ohmyhoneyberry  无缝对接

#仅仅是一个童话(?)梗

#我们的目标是傻白…甜再说(并不)

#希望明天不会收到蔡家妹子送来的大刀

#我们还是很爱玛莎天使(不是)玛莎先生的


晚安。



愿世界和平

我们身在黑暗就好。